方迪视角
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
业务咨询:010-58572828
办公室:010-58572826
传真:010-58572827
电子邮箱:zbjjlt@126.com
联系人:王女士
邮编:100120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乙6号伦洋大厦13层

国际

安倍经济学“新三支箭”难治日本经济痼疾

添加时间:2016/02/22作者:来源:中国证券报

  日本内阁府2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四季度日本实际GDP季环比初值-0.4%,日本经济时隔两个季度后再次出现负增长。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和国内需求萎靡的背景下,为进一步刺激经济,提高日本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提高因强推安保法而低迷的支持率,2015年日本政府推出升级版安倍经济学“新三支箭”政策。然而经济数据反映出安倍经济学并未奏效,实践证明,安倍经济学作为政客经济学,或正在把日本经济推入第三个“衰退的十年”。

  一、“新三支箭”政策出台的背景

  (一)“新三支箭”政策旨在防止经济下滑,提升经济增长潜力

  2012年底以来,安倍政府一直推行以超宽松货币政策、扩大财政支出和经济改革为“三支箭”的安倍经济学。安倍经济学有效提振了2013年的日本经济,但随后政策效果减弱,加上2014年日本上调消费税的负面影响,日本经济陷入停滞甚至衰退;2015年四季度日本经济再度萎缩,旨在放松监管和改革以提振日本长期经济增长潜力的第三支箭进展缓慢,安倍经济学明显缺乏后劲。在人口持续减少的背景下,日本经济的潜在增长率仅为“0至0.4%或0.4至0.6%左右”。安倍宣称“如果没有强劲的经济,我们的未来就没有希望。”因此,为提高日本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日本政府推出升级版安倍经济学,出台“新三支箭”政策,提出迈向“一亿总活跃社会”的目标,新设“一亿总活跃担当大臣”等措施。

  (二)重点在于财富的重新分配,解决经济发展的长期结构性问题

  安倍经济学“新三支箭”包括发展经济、改善社会保障、支持儿童培育,旨在通过加强经济政策措施提振日本经济,使日本GDP在2020年左右达到600万亿日元,特殊出生率达到1.8,护理离职率0等目标,以期解决持续数年的结构性问题,比如人口老龄化,劳动力短缺等问题。“新三支箭”的政策之箭重点在于财富的重新分配,主要通过儿童保育支持和社会福利来实现。在社会保障方面,提出建立工作与照顾老人相结合的社会环境,增加提供特殊护理服务的养老院数量,培养护理人才,为老龄人士提供灵活的工作机会等;在支持儿童培养方面,将家庭出生率从1.4提升至1.8,实现幼儿免费教育,扩充奖学金,保证愿学尽学,并解决儿童贫困问题;这是直接与大众相关的领域,安倍政府希望这些举措能够提振家庭支出,通过增加社会福利提高支持率。

  二、“新三支箭”难治经济痼疾

  日本经济深陷长期结构性困境,由于“新三支箭”政策缺乏具体实施措施,新政策难以破除经济痼疾,且日本国内财源有限,将难以支撑升级版安倍经济学。

  (一)“新三支箭”缺乏具体实施措施,难以达成期望目标

  “新三支箭”政策,只罗列了目标,并没有提出具体的实施步骤和措施。《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构成新三支箭的强有力的经济、育儿支援和社会保障与其说是作为具体举措的“箭”,不如说是作为目标的“靶子”。安倍应该做的是持续射出意味着根本性改革的“真正的箭”。“新三支箭”的政策目标难以在安倍的任期内有效落实,也很难取得实际效果。

  第一,预期经济增长率过高,难以实现。根据2015年7月日本内阁府发布的《关于中长期经济财政试算》的数据来看,到2020年左右实现日本国内生产总值扩大到600万亿日元的目标,名义增长率需保持年度3%才能达到,但3%的高增长率是过去20年中从未达到的水平。第二,出生率难以达到1.8%。目前日本的出生率是1.42人,鉴于日本晚婚化、终身不结婚、生育年龄的高龄化等因素,想要达到1.8人的目标相当困难。事实上,日本创生会议把出生率1.8人的目标定在2025年,安倍任期内难以实现该目标。第三,护理离职率较高。由于2015年度日本护理报酬时隔9年再度下调,这加速了护理行业的离职率。根据东京商工研究的调查结果,2014年护理相关设施的停业破产案件达到了过去最高的54件,进入2015年后急速增加,今年1-4月间就达到了31件(2014年同期为19件)。因此,如果不能采取有效措施改善护工的劳动条件,考虑留住人才的方法,“护理离职率0”的目标将难以实现。

  (二)日本国内财源有限,难以支撑升级版安倍经济学

  日本政府2015财年(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预算为96.34万亿日元。其中,政策性支出预算创下历史峰值,高达72.89万亿日元,比上一年增长2.79万亿日元,这意味着安倍政府未能在新财年有效削减政府支出。日本政府面临2015年财政赤字减半目标,即2015年将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削减为2010年的一半。尽管日本政府推迟原定于2015年10月再次提高消费税的日期,但仍制定赤字减半的目标,其依据就是预测税收将会大幅增长。根据日本2015年预算,2015年日本税收收入将达到53.5万亿日元,同比增长5.6%。其中,消费税税收17.1万亿日元,占比32%;个人所得税税收16.4万亿日元,占比30.7%;企业税税收11.0万亿日元,占比20.5%。消费税税收增速呈上升趋势,这与日本提高消费税有关;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税收增速都呈下降趋势。扣除消费税上调影响,2015财年日本税收收入与2014年基本持平,难以支撑升级版安倍经济学。

  (三)日本经济深陷长期结构性困境

  未来日本经济既面临短期瓶颈,又将面临包括外需依赖型经济结构、产业空心化、人口老龄化和不断增长的国债负担等长期结构性难题,“新三支箭”政策难以破除日本经济痼疾。在消费者信心低下及外部环境复杂多变等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下,预计未来日本经济复苏步伐艰难。IMF预测2015年日本经济增速为0.6%,未来五年(2016-2020年)日本平均增速仅为0.7%。

  第一,日本外需依赖型的经济结构导致贸易逆差长期趋势明显。2011年以来,日本已连续4年呈现贸易逆差,日本“贸易立国”模式经历重大考验。造成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在于日元大幅贬值和日本能源严重依赖进口的模式。从2013年4月日本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至今,日元对美元汇率累计贬值25%左右,造成进口燃料价格急剧攀升,企业成本大幅上升。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崩盘,日本能源进口成本下降,缓解了日本贸易逆差状况,但目前仍处于贸易逆差之中。日本这种外需依赖型经济结构若不能改善,贸易逆差可能成为一种长期趋势,不利于推动日本产业的转型升级和日本经济发展。

  第二,日本产业空心化加剧,长期供给能力下降。近年来,随着日本海外投资日益增长,以及2011年日本大地震之后日本企业加快了向海外布局的步伐,国内投资大幅减少,国内产业发展急剧萎缩,加剧了产业空心化程度,削弱了日本国内企业的长期供给能力。同时日本高税负、高成本的经济环境阻碍了企业的活力,未来日本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不足。

  第三,日本少子化、老龄化趋势加剧,国内需求严重不足。日本总务省的调查显示,日本人口增长缓慢,2005-2010年五年间日本人口仅增长0.2个百分点,年均增长0.05个百分点。日本老龄化率(6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达23.1%,为世界最高;少子化率(不满15岁的人口比例)是13.2%,为世界最低。劳动力资源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动力来源,日本少子化、老龄化趋势加剧,必将引起社会劳动人口的减少,进而引起国内需求严重不足。

  第四,日本财政重建问题紧迫,刺激经济发展的政策空间有限。2015年,日本财政赤字率达到5.9%,公共债务达到其GDP的246%,加重外界对日本主权债务危机的担忧。安倍对国际社会承诺削减财政赤字,使得2015年的财政赤字缩减到2010年规模的一半,2020年全部削减完全实现盈余。若不能如期达到减赤目标,将对日本的国际信誉和日元汇率形成冲击。但目前除增收消费税之外,尚未看到其他更有效的具体措施,日本在财政重建问题上依然举步维艰。由于债务压力过大,日本政府通过继续实施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发展的空间有限。

  第五,再次上调消费税,将给日本经济带来灾难性打击。2014年日本上调消费税3个百分点至8%,导致经济增长陷入衰退。日本上调消费税以来,日本家庭消费支出呈持续萎缩趋势,内需的持续低迷拖累了日本经济的复苏进程。因此,日本政府推迟了原定于2015年10月再次提高消费税的时间,计划于2017年4月将再次提高消费税2个百分点至10%。若2017年再次上调消费税,此举可能给日本经济带来灾难性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