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迪视角
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
业务咨询:010-58572828
办公室:010-58572826
传真:010-58572827
电子邮箱:zbjjlt@126.com
联系人:王女士
邮编:100120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乙6号伦洋大厦13层

宏观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攻坚战打响 时间窗口不容错过

添加时间:2016/02/22作者:来源:一财网

  “对中央确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态度要鲜明、措施要有力,如果错过这个时间窗口,后果非常严重。”杨伟民表示,“全社会行动起来,打一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攻坚战。”

  2月19日,北京钓鱼台国宾馆5号楼热闹非凡。“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6年年会”就在这里召开。

  本次年会主题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面提升发展质量”,央行行长周小川、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中财办副主任兼央行副行长易纲、着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出席并先后发言,涉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国际实践和重点任务、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和全要素生产率、企业活力和企业家精神、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总需求管理、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等内容。

  “对中央确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态度要鲜明、措施要有力,如果错过这个时间窗口,后果非常严重。”在演讲中杨伟民表示,各个地区、各个部门要从大前提出发,小道理服从大道理。“全社会行动起来,打一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攻坚战。”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

  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杨伟民表示,按照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第一,要摸清楚情况、搞清楚问题,更重要的是找到产生问题的原因。第二,目的要明确,防止本末倒置。如果把企业关了,但是过剩产能没有实质性减少,就没有达到目的。第三,任务要具体,确定红线好操作。比如说降低企业税费负担,应一一列出清单,限期完成。

  第四,要处理政府与市场,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政府与市场的作用,中央与地方承担的责任不一样,法律、经济、行政这三个手段使用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杨伟民说,比如处置僵尸企业,中央政府做好顶层设计,给予财政补贴,地方政府停止对僵尸企业的财政补贴,但要负责下岗职工的基本生活,央企要辅以行政措施。

  第五,措施要有力,要清楚怎么办、用什么政策措施来办。“总的原则要有效,有力,有操作性。供给侧改革的许多任务是带有个性的,消化前期刺激政策带来的后遗症。当前国际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增多,所以去产能、去库存、降产能时间窗口非常短,‘十三五’头两三年十分关键,如果没有明显的进展,加上国际经济形势的波动,我们今后面临的困难可能更多。”杨伟民说。

  供给侧和需求侧应相互配合

  “结构改革也是价格改革和调整。但在市场失效的环节,还有一些由行政主导的结构性问题和结构性调整。”周小川表示,由于我国是从传统的中央计划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的,因此在市场失效的环节,政府应该发挥更大、更好的作用。

  周小川称,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由于很多国家财政政策空间比较小,过去债务比例高,所以过度依赖货币政策,近两年很多国际会议都在讨论这一问题。“实际上应该更加侧重供给侧的政策考虑,供给侧和需求侧是相互配合的。”

  “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离不开适当的总需求的管理,”易纲在会上表示。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需求的管理处于辅助的地位,是一个配合政策。总需求的管理虽然是总量的政策,但应当强调有针对性和精准发力。

  易纲认为,财政政策是天然的结构性政策,所以财政政策在供给侧改革的时候应当是需求管理的主战场,“财政政策有很多结构性考虑,比如说扶贫、结构性调整。”而在货币政策方面则应当稳健,“货币政策要避免过度宽松。否则可能会产生资产价格泡沫和人民币贬值压力。”

  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和全要素生产率

  楼继伟认为,劳动合同法对企业的约束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不利于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最终导致劳动生产率太低。

  数据显示,1981-2012年,中国、美国、日本提出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是40%、43%和35%,中国比日本高。“日本1995-2000年,2001-2005年,从2006-2010年,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对经济增长的提高是30%、66%,70%,日本全要素生产率正不断提高。”楼继伟说。

  楼继伟认为,劳动合同法对企业的约束,立法和司法层面上有所体现,最终很大程度降低了我国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不利于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最终导致劳动生产率太低。

  “现行的用工制度脱离劳动生产率,工资刚性上涨。最近十年,特别是最近八年,工资超过劳动生产率两三个百分点,使得我们竞争力越来越不足。实际上代工制是灵活用工,不可能长期发展。法律造成的扭曲使生产力极大退后。再则,现行劳动合同法降低了企业人力资本投资的意愿,企业需要支付大量的培训成本,使非技术员工成为技术员工。”

  对于以上问题,楼继伟认为下一步应该保证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同时应该把职业培训和企业结合起来,以此提高劳动生产率。

  警惕供给侧改革出现空转

  吴敬琏则担忧供给侧改革走老路,领导部门忙着发文件,下级部门忙着学文件,这样改革空转,改革就成为了修辞,要引起足够警惕。

  “三中全会为全面深化改革做了很好的顶层设计,很多改革项目指导意见和方案设计都得到了中央深改小组的批示。但是这些顶层设计和一些具体实施方案的衔接好像存在问题。”

  吴敬琏称,一定要把很好的改革顶层设计,指导意见落地生根。“习近平总书记在1月12日中央深改小组会议上讲到,今年力争把主体新框架搭建起来,有助于深化改革目标落实,打通关节,努力使各项改革都能行动起来。我建议,我们的领导部门和执行部门要充分协作,研究每项改革的进度,其设计是不是有不足之处,执行过程中应有哪些补充。”

  注重企业活力

  “简政放权与企业家精神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在会上,钱颖一钱强调,当下官僚主义扼杀企业家精神的现象比比皆是,来自政府部门的官僚主义依然是企业创新活力的主要障碍。

  “提倡企业家精神,提倡创业精神,注重企业活力的时候,同时必须要减少官僚主义,也就是要简政放权。”在钱颖一看来,企业家精神并不局限于创业企业和民营企业,也可以包括国有企业。不过因为国有企业更容易受到政府的束缚,所以激发企业家精神和企业活力需要更大的努力。

  “计划经济的传统使我们更容易依赖政府推动创新,但是企业活力主要靠企业家精神。在激发企业活力中,虽然政府应该发挥推动作用,但在推动企业家精神的同时,必须简政放权,减少官僚主义带来的束缚。”钱颖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