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迪视角
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
业务咨询:010-58572828
办公室:010-58572826
传真:010-58572827
电子邮箱:zbjjlt@126.com
联系人:王女士
邮编:100120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乙6号伦洋大厦13层

商业项目

科技创新促进传统动能凤凰涅盘

添加时间:2016/02/25作者:来源:经济参考报

  【科技创新促进传统动能凤凰涅盘】科技部部长万钢在24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经过近五年的努力,重大成果和顶尖人才不断涌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兴起,科技创新能力显着增强,科技创新为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增添经济发展新动能提供了强大支撑。专家认为,“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发展将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发展新动能需要加大基础研究投入,破除创新发展中的制度障碍。

  科技部部长万钢在24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经过近五年的努力,重大成果和顶尖人才不断涌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兴起,科技创新能力显着增强,科技创新为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增添经济发展新动能提供了强大支撑。专家认为,“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发展将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发展新动能需要加大基础研究投入,破除创新发展中的制度障碍。

  推动创新为经济发展提供支撑“从发展方面看,我国科技创新加速突破应用,正在推动新动能不断成长、化蛹成蝶。科技创新也促进了传统动能改造提升、凤凰涅盘。”万钢表示,目前我国科技进步贡献率由50.9%增加到55.1%。

  他透露,一方面,科技创新支撑产业转型升级,重大科技项目形成了新产能。包括国产首架大飞机C919成功总装下线,ARJ支线飞机成功实现商业运营;新一代高速铁路技术世界领先,高铁里程占世界总量60%以上,进军海外市场;第四代先进核能技术高温气冷堆商业化示范进展顺利;2015年新能源汽车产销量超过37万辆,累计保有量达49.7万辆,居世界第一。

  许多战略高技术贴近民生进入市场,创造了新市场、新消费。据悉,我国北斗导航卫星应用广泛,已经有200多个不同产品应用于渔船、汽车甚至快递送货的自行车上,形成产值已达1000多亿元。

  与此同时,全社会科技资源配置方式发生重大变化。目前全社会研发支出预计达到14300亿元,其中企业支出超过77%。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设立首批创投子基金,16个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地区增加科技贷款超过1.2万亿元。高新技术企业税收减免和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等创新支持政策,其带动和放大效应正在凸显。

  “与2011年相比,2014年高新技术企业减免税增加2.5%,带动纳税额增加15%,促进8万家高新技术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增加12%,达到了21万亿元。从这个角度看,调整科技投入的结构,支持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能够促进新动能增长,产生新的增长点。”万钢表示。

  据悉,我国的科技孵化器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方面有很好的基础。以2014年为例,全国活跃的创业投资机构有1000多家,资本总量超过3500亿元;技术交易成交额达8577亿元,并且每年以15%的速率增长。

  “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为人们创造了很大的机遇,这是一个新的动能,我们要把青年创新创业的激情、潜力激发出来,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条件,使新动能成为新的增长点,让”互联网+“为很多新兴产业插上翅膀。”万钢表示,现在有近500个众创空间和将近700个企业孵化器、加速器以及产业园区形成了接续有序的创业生态。

  突破科技计划引领带动创新发展

  万钢表示,经过近五年的努力,我国重大成果和顶尖人才不断涌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兴起,科技创新能力显着增强,步入“三跑并存”的历史新阶段,在基础研究方面取得一系列重大突破。

  一般来说,基础研究、前沿探索是一个国家提升原始创新能力的关键。万钢说,在新的科技计划体系当中,有三个重要的部分支持基础研究。第一加强面上的研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支持科技工作者的自由探索。第二聚焦重大需求,重点研发计划对面向未来的量子通讯、生命科学、干细胞、环境保护等方面基础研究进行重点支持。第三在“全链条一体化”的设计中,重点研发计划支持经济社会包括产业领域解决关键技术问题时也统筹考虑基础研究。

  “以电动汽车为例,过去的研发部署重点是”三纵三横“——电机、电池、电控三个关键技术。在新的计划体系当中,一些基础研究的科学问题也予以了考虑,延伸到电池、电机的科学问题,还有一些充电基础设施的问题。”万钢解释称。

  据了解,虽然我国基础研究取得重大突破,杰出人才和重大成果不断涌现。但是基础研究的资金投入仍待提升。“2015年中央预算中的科学技术支出为2500亿元左右,其中用于基础研究的大约480亿元左右,比例占18.5%,主要是项目经费。最近看到美国新的财政预算,当中基础研究的比例大概是22%左右,比我们高一些。”万钢透露。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陈劲表示,在基础研究中进一步设立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基础研究项目,并持续提高基础研究在研究与开发中的投资比例,着力培养基础科学拔尖创新人才,使得中国在基础研究和前沿科技方面具有强大的后劲,推动创新范式从基于技术的创新向基于科学的创新转型,不断产生原始性、突破性创新,为产业结构调整提供最长远、最坚实的科技基础。

  建议破除创新发展制度障碍

  近年来,除了科技成果取得可喜成绩外,我国科技体制改革也有新突破。2014年12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提出要建立公开统一的国家科技管理改革的方案,明确提出要建立公开统一的国家科技管理平台,形成“一个平台,三个柱子”,加强科技资源的统筹协调和优化配置。

  为解决制约我国科技计划引领带动创新发展的深层次重大问题,上述文件将中央各部门管理的100多个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在科学评估的基础上整合成五大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技术创新引导专项(基金)、基地和人才专项。

  据了解,目前我国部分环节仍存在阻碍科技创新积极性的制度障碍,如现阶段我国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效率不高,科研与市场需求结合不紧密,阻碍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的障碍仍然存在。

  万钢透露,科技部正在制定实施成果转化法的若干规定,对成果转移转化中的尽职免责、离岗创业、成果收益、技术市场和科技服务等方面作出制度安排,使科技成果转化法落到实处。这一政策即将发布实施,将极大激励科研成员开展成果转移转化的热情。